孟马气喘如牛,一副不服气的模样。

“你一定觉得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却不知道,如果是你继承了太古之力,你会怎么做?”楚歌耐着性子问道。

“废话,我当然是利用太古之力称王称霸,在地球、修仙界和幻魔界,建立我的统治!”

孟马自知必死无疑,反倒豁出去了,恶狠狠道,“我要让三界的每一个角落,彻底贯彻我的意志,让所有人——不管地球人还是修仙者还是魔法师,听到我的名字,全都瑟瑟发抖!”

“这就是你的理想吗?”

楚歌皱了皱眉头道,“怪不得,纳米机械没有选择你,你的境界,实在……太低了。”

“什么?”

孟马不怒反笑,“统一三界的理想还算境界低,非要像你这样假惺惺的淡泊名利,才算境界高吗?”

“我当然不是淡泊名利,只不过,我想要的东西,远远不止‘统一三界’这么简单。”

楚歌叹了口气,道,“在普通人眼中,统一三界,成为天上地下,唯吾独尊的存在……诸如此类的理想,的确称得上‘野心勃勃’。

“但是,站在更高的尺度来看,所谓的‘三界’,不过是浩瀚星海、亿万星辰之间,普普通通的三颗小泥丸,甚至连泥丸都算不上,只是三颗轻飘飘的尘埃罢了。

“而你想要恐吓,让他们‘瑟瑟发抖,顶礼膜拜’的人们,也不过是一群微不足道的碳基生命,放到几百亿年的宇宙长河中,和三叶虫、恐龙、乌龟、蟑螂、猿猴,并没有天大的区别。

“如果你煞费苦心,舍弃了宝贵的人性,又背叛了一切可以背叛的人,唯一想要实现的所谓‘雄心壮志’,就是征服三颗微不足道的小泥丸,把一些和三叶虫、蟑螂还有猿猴相差无几的人吓得瑟瑟发抖,我说你的境界太低,难道还说错了吗?”

“你——”

孟马被楚歌说得面红耳赤,一口血痰噎在喉咙里,半天上不来又下不去,一张脸憋得从红到紫,又从紫到黑,简直羞愧得无地自容。

“‘天上地下,唯吾独尊’什么的,是很容易就能办到的事情,哪怕一头加大号的恐龙,也能说是天下无敌的至尊,倘若太古人知道,他们的后裔只有这种程度的理想,一定不会承认我们是他们的继承人。”

楚歌道,“正如杀死你是很容易的事情,动动手指跺跺脚,甚至轻轻咳嗽一声就可以,而这样易如反掌的事情,做起来就没有什么意思,哪怕把你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也没有半点爽快感。

“我的话,还是想做一些……比杀死你,成为天下无敌,统合三个世界,等等等等,更有难度,也更有乐趣的事情。”

孟马愣了半天,眉毛一耸一耸道:“什么事情?”

“比方说,让地球、修仙界和幻魔界和睦相处,互通有无,共同发展。”

楚歌耸了耸肩膀,道,“比方说,制止三界所有的战争,让所有人都能尽情沐浴在和平的光辉之下,但又不至于让人们在长久的和平中消磨斗志,陷入平庸的深渊。

“比方说,向修仙者传授魔法,向魔法师传授神通,又在地球上的九年制义务教育里,加入魔法和神通的课程,让三界的每一个普通人,甚至是家徒四壁的寒门子弟,从血肉之躯到精神灵魂,都成为力拔山河的至强者。

“比方说,以我们脚下的三颗小小泥丸为立足点和起点,把我们的雄心壮志投向星海深处,想办法跳出滋养我们也束缚我们的摇篮,从星球文明跨越成为纵横星海的宇宙文明,去星海彼岸的宇宙中央,见识一下最绚烂也最不可思议的风光。

“当然,我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够牢牢记住自己的身份和根源,记住我们的最初,不过是三颗小小泥丸上的小小猴子,我们不是什么‘万物之灵’,最好也不要当什么‘宇宙霸主’,免得,被我们不断膨胀的欲望和野心吞噬,被自身的重力挤压而坍缩。”

孟马听得目瞪口呆。

看着楚歌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你,你准备怎么做?”

他不知不觉,被楚歌的思路吸引,愣愣问道。

“我不知道。”楚歌摇头。

“你不知道?”孟马提高声音。

“的确不知道。”

楚歌老老实实道,“我书读得少,没什么学历,怎么知道如何办到这么高难度的事情?

“不过,纵观人类文明古往今来的历史,无数帝王和英雄都自以为全知全能,他们满怀着最崇高和伟大的理想,也画出了一副副貌似非常切实可信的路线图,把所有人都当成棋子一样搬来弄去,想要创造出千年不灭的帝国,或者灿烂辉煌的地上天堂。

“很可惜,所有帝王和英雄,统统都失败了,其中绝大部分人的千年帝国和地上天堂,全都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地狱。

“包括你,你自以为算无遗策,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现在,看着我,仔细想想,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想,承认自己的无知,至少不会犯下傲慢的错误。

“我一个人的智慧是有限的,无法掌控太古遗迹里如此庞大的力量,所以,我不会独占这力量。

“接下来,我将向全世界发出信息,号召人们来研究太古文明的奥秘,有可能的话,解析并分享太古之力,当然,我也会用纳米机械来设计一些新的测试,我想,能通过测试的人,未必有多么睿智和理性,但至少,都能清楚认识到自己的渺小和无知,对于力量本身,拥有深深的敬畏和戒备。”

听到这话,孟马真的惊呆了。

“你,你要和别人分享太古的力量?”

他结结巴巴地问。

“为什么不呢?”

楚歌反问,不等孟马回答,便继续道,“我曾经认识一个拥有永生能力的人,和一般人的想象不同,永生带给她的不是幸运和幸福,反而是无穷的诅咒和痛苦,甚至消解掉了她全部的生存意义。

“同样,我觉得过于强大,强大到神魔降临般的力量,也只会令一个人变成众矢之的和孤独的异类,消解掉他身而为人的全部意义。

“再说一遍,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只想当一个普通人,无论拯救地球也好,创造三界的光明未来也好,探索浩瀚星海的彼岸也好——即便真有如此恢弘的理想,我也不想自己一个人扛,无论我的头有多大,肩膀有多宽,一个人扛,终究太累了。

“千千万万人一起努力,大家携手并肩,乘风破浪,高歌猛进,而我只是其中一员,甚至是在大家身后摇旗呐喊的一员,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

孟马咬牙切齿,说不出半句话来。

“听我说了这么多‘胸无大志’的话,是不是心里很不爽?”楚歌问道。

孟马磨了半天牙,重重点头,从牙缝里迸出一个“是”字。

“不爽就对了。”

楚歌再次伸出一根手指,在孟马额头上那个高高鼓起,又红又紫的肉瘤上,毫不留情地戳戳戳,戳戳戳。

尽管他没有施加半点儿灵力。

却依旧听得孟马浑身颤栗,直掉眼泪。

偏偏四肢都被纳米机械凝聚而成的触手死死缠绕住,连脖子都被掐得死死的,越挣扎就缠得越紧,根本挣脱不得。

孟马只能面带屈辱之色,承受着楚歌肆无忌惮的**。

“我就喜欢看你这副咬牙切齿,怒不可遏,却又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

楚歌微笑道,“这样玩弄你,岂非比直接杀了你,要有意思得多?”

孟马无话可说,郁闷得想要吐血。

“走吧,让我们重回地面,将太古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楚歌咧嘴一笑,“你也准备好在大庭广众,亿万双眼睛的凝视下,被我玩弄吧——这是你应得的。”

孟马又气又急,再加上喉咙被掐得死死的,一口气上不来,竟然白眼一翻,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