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马四人逐渐恢复了清醒和力量。

也恢复了骄狂不可一世的凶性。

他们虽然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却看到了手无寸铁,孤零零朝他们走来的楚歌。

李心莲博士第一个出手。

她和楚歌的恩怨纠葛最深,在爪哇雨林中,若非楚歌阻挠,她的阴谋极有可能已经得逞了。

她尖叫着扑向楚歌,周身分泌出一层亮晶晶的古老黏菌,简直像是一枚放大了千万倍的病毒。

楚歌连眼睫毛都没有眨动半下。

轻轻哼了一声,四周银白沙滩上,就升起四道坚固的半透明屏障,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李心莲博士团团围住。

和刚才束缚李建国的屏障不同,面对这些毫无人性的绝世凶人,楚歌召唤出纳米机械组成的屏障,堪称一道道铜墙铁壁。

李心莲博士撞在上面,发出古刹钟声般的“嗡”响,四道屏障都在共鸣中剧烈振动起来,令“嗡嗡”的声浪越来越响。

这声浪对人耳来说,无非是震耳欲聋。

但对古老黏菌而言,却像是致命武器。

李心莲博士在四道屏障之内发出惨叫,她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哀嚎,周身毛孔里涌动出了越来越多的古老黏菌——这些古老黏菌,都像是惊慌失措的虫豸般,试图夺路而逃,却又怎么逃得掉?

李心莲博士一咬牙,试图一跃而起,从四道屏障的上方跳出去。

但楚歌却及时堵住了漏洞,命令更多纳米机械涌向四道坚不可摧的屏障,在上面加了一个盖子,就像是用一个特大号的培养皿,将李心莲博士牢牢罩在里面。

“波!”

“嗡!”

楚歌指尖轻弹,“培养皿”剧烈振动,发出人耳无法辨识的声波,令古老黏菌分崩离析,在尖叫中死去。

李心莲博士蜷缩如一条扒了皮的死狗,再也没有力气多哀嚎半句。

青铜面具人和罗药师对视一眼,两人一左一右,同时攻向楚歌。

青铜面具人口中念念有词,从宽大如黑洞的衣袖里,激射出成百上千条镌刻了魔法符文的锁链。

在神秘魔法的催动下,这些锁链就像是拥有自己的生命,犹如亿万狂舞的毒蛇,从上百个刁钻的角度,咬向楚歌的要害。

这些锁链的数量加起来,怕是超过好几吨重,而且他们叠加在一起的体积,也远远超过青铜面具人可以随身携带的极限,看上去,青铜面具人的衣袖里面,似乎携带了某种能连通次元的魔法物品,才能施展这样可怕的招数。

而罗药师则将他的血盆大口,张开到了远超人类极限的程度,再次从口中喷出一道黑压压的飞虫,组成腥臭无比的风暴。

只是,这次的飞虫,在黑黢黢的外壳以下,还隐隐泛着血芒,血腥味更比头先强烈十倍。

显然,这都是罗药师压箱底的法宝,被楚歌逼出了舍命一击。

李建国在楚歌身后发出惊呼声。

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帮助楚歌。

但四周温暖的银白沙滩,却温柔而坚决地阻拦了他。

楚歌的眼睫毛仍旧没有抖动半下。

他甚至懒得躲闪,任由青铜面具客的万千锁链,死死缠绕在自己身上,把他缠得如粽子般结结实实。

“嘿嘿!”

青铜面具客一击得手,喜上眉梢,冷冰冰的青铜面具,仿佛都拥有了邪恶的温度。

他低声念诵着悠长而邪恶的咒语,将万千锁链上的无数魔法符文一道道点亮,释放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攻击性魔法。

在魔法的催动下,有些锁链瞬间凝结出了一层冰霜,仿佛变成零下百度。

有些锁链又燃起了熊熊烈焰,变得如岩浆般灼热。

还有些锁链上缭绕着“噼啪”作响的电弧,甚至凝聚成一团团比脑袋还大的球状闪电,朝楚歌轰去。

更有些锁链上,长出了带着倒钩的尖刺,仿佛轻轻一拉,就能从人身上,连皮带肉,拉下一大块鲜血淋漓的组织。

楚歌瞬间被寒霜、烈焰和电弧笼罩。

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而刺眼的光球中。

众人一时间看不清他的形貌,只能听到光球里传来各种筋断骨折,血肉横飞,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然而,光球还未湮灭,来自幻魔界的绝世凶人,在青铜面具之下的冷笑还没凝固,他就飞了起来。

——青铜面具人和光球之间的魔法锁链忽然间根根绷紧,仿佛懵懂无知的钓鱼人钓到了一条凶猛至极的虎鲨,非但无法将猎物拽上岸来,反而要被猎物拖曳到深不见底的海水里。

青铜面具人发出母鸡被割喉般的尖叫。

双手拼命用力,却根本敌不过光球里传来的惊人怪力。

他非但无法控制住楚歌,反而被楚歌拖曳到了光球里。

又是一阵令人牙酸的古怪声音过后,光球渐渐消失。

众人惊骇欲绝地发现,被数百根魔法锁链狠狠轰击之后的楚歌,却是毫发无损,连毛都没有掉落半根。

反而是应该控制住魔法锁链的青铜面具人,却被自己的锁链结结实实捆绑住,绑成了一个钢铁的木乃伊,简直没有丝毫缝隙。

楚歌随手拎着这具起码好几吨重的钢铁木乃伊。

就像是用两根手指提着一只杀洗干净的小鸡。

他把钢铁木乃伊朝罗药师丢了过来。

罗药师貌似肥胖的身体,轻盈如同陀螺,滴溜溜乱转起来,试图躲闪钢铁木乃伊。

但缠绕在青铜面具客周身的魔法锁链,却在纳米机械的入侵之下,受到了楚歌的控制。

“咻咻咻咻咻咻!”

魔法锁链如同章鱼触手般激射而出,却是比在青铜面具人手里时更加灵动自如,将罗药师缠了个结结实实。

这下子,罗药师和青铜面具人滚成了一团,却是从钢铁木乃伊,升级成了一个圆滚滚的特大号钢铁粽子。

罗药师和青铜面具人还想挣扎。

楚歌轻轻咳嗽一声,缠绕他们的魔法锁链上顿时激**出了吃橙红绿蓝……七色光芒,各种冰锥、闪电、火焰,都顺着两人的七窍和毛孔往里面钻,电得他们如杀猪般惨叫,彻底老实了。

现在,楚歌对面,只剩下孟马一个人。

孟马彻底疯狂。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强!”

他的双眼像是烧红的煤球,散发出歇斯底里的红芒,完全无法接受,“你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一个三脚猫,一个凭运气才能滥竽充数的吉祥物,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孟马的生命磁场如火山爆发。

在周遭空间,形成一圈圈激**的汪洋。

就连空气都被他压缩成了一颗颗“空气炮”,如疾风骤雨般朝楚歌轰来。

轰轰轰轰轰轰!

仿佛一颗颗无形的炸弹在楚歌周身爆开,铺天盖地的气势,仿佛连恐龙都能撕个粉碎。

楚歌却是不躲不闪,也不慌不忙,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孟马。

他周身仿佛自带看不见的保护罩,孟马压缩空气形成的拳锋,都从保护罩上滑过,不留丝毫痕迹。

直到走近孟马不到三米,楚歌仍旧没有躲闪或者出手的意思。

孟马愈发暴怒。

双拳如熊熊燃烧的导弹,轰向楚歌的面门。

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两米。

就算瞎子,都能在这个距离上,把拳头怼进敌人的眼窝。

但孟马的拳头,却不知怎么,每次都在快要接触到楚歌的五官时,诡异滑了开去。

明明近在咫尺,却怎么都无法命中,而楚歌甚至没有做出丝毫躲闪或者招架的动作,双方实力的差距之大,令孟马处在沮丧到崩溃的边缘。

现在,两人之间,已经不足一米。

楚歌终于缓缓抬手,曲起一根手指。。

没错,面对天人组织的幕后黑手,地球上首屈一指的绝世凶人,他仅仅曲起一根食指。

随后,用这根手指,朝孟马的额头,弹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