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文明是因为内战再加上灵气枯竭而灭亡。

但就算灵气始终充裕,令太古文明能飞速发展到冲出三颗行星,走向星辰大海的程度,发展到终极形态,无非也就是吞噬帝国的样子——能利用亿万恒星甚至黑洞的力量,汲取源源不绝的能量。

但,那又如何呢?

只要野心和欲望存在,并且不受遏制地发展,文明就注定会渐渐走向混乱和灭亡。

文明提升,力量提升,毁灭性的力量会不断扩散,很容易就落到别有用心之徒的手里。

而日趋严密和复杂的社会结构,也意味着一旦遭到打击,秩序崩溃的话,破坏也会最大化。

就好像古代再凶残的野蛮人,最多屠灭一城一国。

而在核武器被发明出来的现代,野心家和阴谋家分分钟都能毁灭整个地球的生态圈,毁灭全人类。

貌似西装革履的“文明人”,却拥有比古代蛮族更恐怖万倍的力量。

有理由相信,当一个文明发展到了吞噬帝国的程度,一定会诞生无数比核武器还有恐怖万倍的终极武器,能瞬间毁灭一个星系所有的生命。

更有理由相信,在吞噬帝国的浩瀚疆域中,人口无限,阴谋家和野心家的数量,也似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还有理由相信,想要维持一个横跨星域的宇宙帝国的统治,统治者要么采取高压独裁的恐怖制度,要么采用一套精巧绝伦却也无比复杂的社会体制,才能将亿万颗星辰都凝聚在一起。

而这样的凝聚,必然违背物理法则和辽阔空间的自然规律,是逆天而行。

综合这些因素,貌似纵横宇宙,天下无敌的吞噬帝国,会被一颗小小的细菌灭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吞噬帝国根本不是灭亡于长满鞭毛的细菌之手。

而是被它自身的重量,被吞噬帝国的统治者们无限膨胀的野心和欲望压垮,正如一颗经历重力坍塌的恒星,自己吞噬自己,最终变成了绝望的黑洞。

楚歌不知道吞噬帝国的统治者,或者最后的幸存者,在面对不可避免的毁灭时,究竟是什么心情。

是否如地球上的太古文明幸存者一样,充满了懊恼和悔恨,想要扭转一切。

等等,楚歌心中一动,忽然想到。

“我似乎明白,你穿越到这里来的原因了。”

脑域深处,楚歌看着吞噬兽,“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的帝国凝聚最后的力量,把你送到这里来,根本不是为了让你重建帝国,然后去对付那个什么长满了鞭毛的金色细菌还是病毒?

“仔细想想,就算我真的吸收了你全部的传承,按照那个曾经盛极一时的吞噬帝国的原版,亦步亦趋地重建了帝国,却没有任何反思和改进,那不过是吞噬帝国的翻版。

“吞噬帝国所有的缺陷和弱点,在这个‘翻版帝国’里都能够找到,那又有什么意义?

“既然那个浑身长满鞭毛的金色细菌还是病毒,可以战胜第一个吞噬帝国的话,又怎么会战胜不了这个新的,翻版帝国呢?

“所以,我们不应该走吞噬帝国曾经走过的老路。

“单纯追求力量的极限,并不是文明的真义,而是文明的歧路。

“我想,吞噬帝国最后的幸存者们,在毁灭之前凝聚所有力量,把你送到这里的原因,就是希望你能认真思索这些问题,然后,我们想办法走出一条全新的道路,一条不同于吞噬帝国的道路,一条不会走向最终坍塌和自我吞噬的道路!”

吞噬兽静静地听着。

头一次,十分罕见地,它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表示出丝毫不耐烦的意思。

它的触手宛若花瓣般冉冉绽放,像是一朵巨大的蟹爪菊,在楚歌的脑域深处一沉一浮。

轰!

轰轰!

轰轰轰!

楚歌听到脑海内外,传来滚滚雷鸣。

无数信息流,分别从太古文明遗留下来的纳米机械,以及吞噬兽的身体里,如洪水泛滥般涌动出来,如同璀璨的流星雨,轰入楚歌的脑细胞内。

刹那间,楚歌仿佛以不同的职业,不同的身份,度过了千千万万段人生,也吸收了无数稀奇古怪,艰深复杂的知识。

并且,拥有了充盈丰沛的力量,仿佛自己和纳米机械,和脚下的大地,和太古遗迹,和洞中世界,乃至和空间虫洞连接的三颗星球,都融为一体。

这是一种无法用笔墨形容,玄妙到了极点的感觉。

通过遍布在三个世界的纳米机械,楚歌仿佛瞬间拥有了一万对眼睛,一万双耳朵,以及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感知突触。

他仿佛变成了修仙界一朵生长在万丈雪山上的莲花,能清晰感知到山巅之上凌冽的寒风,甚至能感知到一朵雪花轻盈落在自己的身上,而根系则穿透皑皑白雪,在土壤和石缝中盘根错节。

而同一时间,他又是一条在幻魔界的狂暴海洋中,围绕着超级漩涡翩翩起舞的巨鲸,他能感受到漩涡里汹涌澎湃的水元素,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他则一边享受着水元素的大餐,一边用巨鲸独有的频率,引吭高歌,施展血脉天赋赐予他的魔法,在海面上召唤水元素,凝聚成各种深海生物的形象。

而在地球上,他的视角亦分别出现在无数颗摄像头里面,或是居高临下,或是深入细节,观察到了形形色色,世间百态。

这种感觉实在太强大,强大到楚歌根本无法控制。

也实在太**,简直像是在**他,成为三个世界的“神”!

楚歌深吸一口气,切断了和三个世界之间的纳米连接。

意识又收缩到自己的躯壳,小小的识海之内。

“这是你们最后的考验?”

楚歌目光锐利,盯着三个纳米机械凝聚体,“非常强大的力量,但现在我还没有准备好控制这样的力量——或许,我会慢慢学习该如何控制,但再重复一遍,我一点儿都不喜欢,成为‘神’的感觉。

“我是一个人类,普普通通的人类,永远都是。

“我,喜欢当一个普通人,和千千万万普通人生活在一起的感觉,非常喜欢。”

三个纳米机械凝聚体如水银般缓缓流淌的外壳上,绽放出了彩虹般的光辉。

他们慢慢融合到了一起,又朝楚歌缓缓鞠了一躬。

“我们明白了。

“恭喜您,继承者,已经通过了上一代主人的全部考验,成为了新一代的主人。

“您已经被授予了控制三界所有纳米机械的最高权限,全部纳米机械都将听从您的调遣——当然,我们还需要能量,随着灵气浓度的日趋提升,我们的能力还会变得更强。

“请您吩咐吧!”

“等等——”

楚歌抬手,思索了很久,才皱眉道,“吩咐什么的不着急,我想先搞清楚两件事。”

“请问。”

纳米机械道,“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一,如果我没通过测试,会怎么样?”

楚歌想了想,道,“或者说,如果所有人都没有通过测试,会怎么样?”

“上一代主人在毁灭之前,给我们下达的指令是进入休眠状态,等亿万年后,满足两个条件时,再自动苏醒。”

纳米机械道,“第一个条件是灵气复苏,三个世界的灵气浓度,提升到某一个级数;第二个条件是三个世界又诞生了全新的碳基智慧生命,重建了比较初级的文明。

“现在,这两个条件全都满足,我们就被重新激活,随后,释放出各种信息,召唤三个世界的碳基智慧生命来到这里,接受测试。

“我们被设定为,最大测试数量是一百个全新文明的智慧个体,只要一百个个体里面,有一个个体能够抵御住幻境的**,懂得‘纯粹的力量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反而有可能带来毁灭’这个道理,说明新一代文明至少在某些方面,已经比太古文明更加成熟,就有资格得到太古文明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