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关平,有何企图?

襄阳北门

城头上,此刻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接连响起,细眼一观,一员身披官服的中年男子紧急前来。

此人,正是襄阳郡守,吕常。

站在跺墙上,吕常神态自若,眼神飞速捕捉在城下,遥见射程之外一员青年骑乘在战马上。

沉思半响,吕常陡然大喝一声:“关坦之,你我之间现在是生死间的敌对关系,要战便战,于我城下,做甚?”

这记喝声极为响动,饶是处于一百多步距离的关平,也听得清晰无比!

见状,关平眼神微凝,暗自沉吟:“吕常果然不是寻常郡守,这行事作风、性格语气倒与我等武将相差无几。”

“看来,此战,的确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从一开始荆州军北上之际,吕常便果断迅速的收缩兵力防线,固守襄阳,故此就算曹军大败,关羽也没有趁机攻下襄阳成。

由此可见,吕常的能力便非同凡响!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襄阳这等关乎着荆北部安危的重镇,曹操又岂会将郡守随意任命?

仿佛印证了关平心中猜测般,下一秒,吕常高声吼着:“关平,你也别以为你军势大,就可以用实力来威逼我开城投降。”

“告诉你,吾誓死效忠魏王,绝不做于禁那等贪生怕死之徒!”

这一番决然之色,顿时令吕常的形象高大数分,城头之上的曹军士卒此刻见状,也是纷纷受其感染。

随后,曹军士卒竟一致咆哮道:“我等誓死效忠魏王,誓死忠于魏王!”

“誓死追随吕郡守守住襄阳。”

这一刻,曹军士卒之吼声可谓空前绝后,方圆之间数里地仿佛都有回音在盘旋着。

“哈哈哈哈,关平,你以为魏王麾下人人都是于禁这种人么?”

此刻,眼见吕常的表现,阵中的庞德陡然大笑而起,随之面目讥讽着。

于禁,此时俨然成为了魏军中的“败类”,令人不耻!

等待片刻,关平不理庞德,轻声说着:“尽情的欢呼吧,好戏才刚刚开始!”

“吕常,接下来吾就让你知晓,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一声嘀咕声以后,关平眼神凝视,见响音差不多停下,不由直视吕常的身影,高喝道:“吕常,既然你如此自信,能够守住襄阳。”

“那如今本将就在城下,身后不过百余亲卫,你只要领一军出城便可擒吾,然后以吾之性命要挟吾父退兵。”

“届时,我军一退,你便是此战曹营中第一功臣,吕太守,如此天赐大功,可曾想取?”

此刻,关平直视吕常,话语间说得轻描淡写,俨然一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神色波澜不惊。

关平仿佛无事人,可身后的百余亲卫包括邓艾却陡然一惊。

“少将军,这是想唱哪一出,这要是曹军真的出城,凭这百余众可抵挡不了啊?”

邓艾年少聪慧,可今日,他从关平先押解庞德抵达城下,在到此刻的话音,都猜不出来,关平究竟有何目的。

其旁,庞德闻言也是摸不着头脑,用异样的目光紧紧盯着关平,暗暗道:“此子究竟有何阴谋?”

依照庞德的想法,关平不是无谋自大之辈,他不会蠢到前来送死。

“既如此,如今他这样说,必定是有所企图,难道是他想…………”

转念一想,庞德是越想越后怕,甚至倒吸一口凉气,道:“吕常要是真的沉不住气,率军杀出,恐怕定然是有来无回啊!”

这一刻,庞德坚信,关平是在以自身为饵,引诱吕常率众出城,然后城外埋伏的伏兵趁机杀进城,夺取城池。

“希望吕郡守千万沉住气,别上当!”

就在庞德心底暗暗祈祷的时刻,城上也是一阵议论声、鄙夷嘲笑声徐徐响起。

“关平,这是疯了吧,竟然送上来让我们俘虏,让我等立功?”

“是极,是极!我看这关平就是一自傲狂妄之辈,以为他父大胜一场,就以为我等好欺负?”

“不对,依我看,关平这是阴谋,是在以自身为饵来引诱我等领军出城抓捕他,实际上,他早就在城外隐蔽处藏下伏兵,伺机夺城。”

“故此,依我看,不能出城。”

耳听着城头上传来的交织声,吕常亦不由头疼,苦思半响,眼神不由望向从旁的两员将佐。苦笑道:“你等以为,那关平是何居心?”

闻言,从旁一位将领生的魁梧高大,秉性急躁,不由率先站出,郎声道:“郡守,依末将看,管他关平有没有企图,直接遣一军杀出去。”

“反正他此次只带了百余众,而此处距离汉水大营至少三十里地,我军短时间便能擒住他,而荆州援军却不可能支援。”

此言一出,顿时便博得了众多军士的影响,陡然间城上的守备军卒纷纷将目光转到吕常身间,渴望他下令出战。

毕竟,在他们军士眼里,刚才关平的一番话就是在挑衅他们,觉得他们已经被关羽余威吓破胆,不敢在出战。

眼瞧着众多军士眼中的渴求之色,吕常心知众怒难犯,正准备下令时,身旁另一位身材瘦弱,面目却略显冷静的将领,忽然出声道:“郡守,且慢!”

“嗯?”

见状,这员将领轻笑着:“郡守,关羽也是名动九州的名将,对于用兵之道,可谓是极为精通,关平作为他最看重的儿子,想来能力必不弱!”

“如今,关平言语挑衅,我军万不可轻敌大意,贸然出城。”

话音落下,那位魁梧将领顿时反驳着:“乐綝,你别如此小心翼翼,把那关平想的多强似的。”

“依我看,关平就是仗着他爹的余威罢了。”

“我……”

“好了,好了!”

此刻,眼见二人又准备针锋相对,吕常连忙站出阻止,道:“李基,其实乐綝说得有理,关羽既是名将,其子又岂会浪得虚名?”

“如今局势于我军不利,吾看,还是以坚守为主,守住襄阳不失,便是大功,不必冒险。”

思索一番,吕常也有了决断,觉得贸然出城,的确不妥。

话音落下,城上军士都不由露出失望之色,李基亦是愤愤不平,脸色阴沉。

下一刻,不等李基继续言语,乐綝便抢先道:“郡守,不用在考虑出城的计划了,这铁定是关平的阴谋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