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临江仙

汉延熙二年(231),夏五月。

汉、魏战事已经相持一年半载还未分出胜负,却由于海军副都督丁奉率海军陆战队撑船渡过渤海湾,登陆渤海沿海,寇虐四方。

一时,冀州已东防线陡然洞开。

就在魏军各部仓促迎战,准备遣军击败丁奉所部时,一直在濮阳、东阿附近徘徊而寻不到的石苞却是忽然抓住这一次天赐良机趁机乘船渡河。

抵足北岸,由于魏军皆已调度主力布防各线边境抵御汉军的主力军,导致各州郡间无比空虚,石苞率部连下十余城,兵锋强劲、锐气正盛。

一时间,石苞所部威名侧响河北诸州。

随即,丁奉与石苞开始有意识的汇合,随着汉军突破到了腹地,天子曹叡再度调集周边郡兵、以及地方豪强的私人武装聚集起来围歼汉军。

只不过。

一连十余日,二人汇合以后共具万余兵马,连续挫败魏军的进攻。

五战五捷下,汉军鲸吞河间、渤海,安平等各郡。

腹地频繁的沦陷,且还无法奈何深入的汉军时,前线魏卒无不是军心士气不稳,斗志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冰点。

战斗热情不高,他们皆狐疑着:“事至如今,曾经威震天下,据有中原半壁的大魏当真还有扭转时局,反败为胜,收复中原的机会?”

……

接下来,局势的天平已经逐渐导向汉军一方。

随着石苞、丁奉等部连连纵横冀州腹地,令魏国上下无可奈何,海军都督陆逊又以辽东、马韩等半岛引为基,逐步蚕食幽燕各郡下。

魏国时局更是在苦苦支撑着,随时都会有濒临崩溃的时候。

终于。

秋八月。

秋风萧瑟的季节里,汉大将军关平亲率主力突破了黎阳重镇,魏都督曹休为护佑邺都之安,无奈只得尽起全军与之背水一战。

一场大规模的军团厮杀下。

魏军才真正见识到了汉军士卒的战力、韧劲是如何的高强,新型武器装备、甲胄上的优势更是一览无余。

而曾经擅于率偏师深入敌后的关平却也已经极速成长起来能够独当一面,指挥大军各军间协同作战如同臂使。

大战持续数个时辰而宣告结束!

魏军被全方位的碾压。

此役,曹休战死沙场,魏军溃败。

一连下数城,魏都邺城便已尽在眼前,再无坚城横亘于外。

中线局势取得重大进展,自然也会同样影响着二线。

东线主将陈式趁机发动猛攻,受时局的影响,军中士卒的军心已经开始涣散,张合纵然用兵有方,亦是无法抵挡全面进攻。

再度坚守数日,以平原、济北为主的青徐防线瓦解。

陈式率部趁势杀入冀州腹地,与石苞、丁奉等部汇合,席卷冀州。

随后,再度向西南攻去,意欲会师大将军关平围猎汉天子曹叡于邺都。

如今正处秋季暴雨时节,正值漳水水位大涨之际,魏国诸朝臣皆心忧汉军会效仿曾经先魏王定邺城时所采用的水淹之策,便纷纷一致出言劝进天子曹叡向西迁都于晋阳。

辅以表里山河、山川地势险峻的三晋之地休养生息御汉军进攻,以待时变,反攻汉军收复失地。

幽燕、冀州已是连连失险,局势危急,诸朝臣也没有了坚守之心,无奈之下,天子曹叡只得做出了再度迁都的决议。

趁汉军还未围城之际,领文武百官、各家家眷慌不择已的向晋阳奔赴。

魏军慌忙迁都避让的举动,令汉军轻而易举平定邺城。

随即,大将军关平亲镇邺城,分遣诸军平定四方,并传檄而定各郡。

冀、幽二州迅速收入囊中且稳定了下来。

另一面,除了丞相诸葛亮依旧受阻于上党与曹真主力对峙无法取得进一步的突破外,从侧翼攻取雁门、楼烦之地的魏延亦是率部击溃了牵招的防线,席卷二郡。

牵招无奈之下,只得率部进驻代郡与司马懿汇合。

可收复雁门以后,压力也接踵而至,因为随着步度根与轲比能摒弃前嫌的联合进军下,现关外的草原已是聚集了十余万众胡骑,虎视眈眈。

无奈之间,魏延只得屯兵雁门,以威慑胡人。

……

收复冀州、幽州,大将军关平调令各军暂且歇息,以养精蓄锐,缓解连日来征战的疲劳,享受战后大胜所带来的喜悦。

夏九月。

携着收复冀、幽等州的胜利喜悦,天子刘禅决议迁都一事启动,在丞相诸葛亮、大将军关平的建议下,定长安为都,重建关中之地,恢复昔日的繁荣昌盛。

约莫花费了将近三月的功夫,迁都才基本落下了帷幕。

蜀汉迁都长安,正式实现了“还于旧都”的目标。

一时间,文武群臣无不翘首以盼,希望尽快突破并州诸郡,覆灭伪魏的统治,统一天下,令天下百姓安平乐业,三兴汉室于西川。

而就在严寒的冬季下,北方草原更为寒冷,囤聚于关外的十余万众胡骑也徐徐退却。

一时,汉军北部的压力大减。

次年。

汉延熙三年(232)春季刚过,汉帝国内部的商议下一致达成共识,倾尽全国之力覆灭魏国的统治,令天下太平。

决议已下。

汉军各路齐出,以魏延、诸葛亮,关平为三路大军统率,分别从雁门、河东,常山向晋阳大举直攻。

一时间,汉军集全国之力征发了二十余万大军直取魏都晋阳城。

一年数月的激战之下,汉军各部终于是在秋季七月汇聚于晋阳城下发起了总攻。

兵微将寡的魏国宣告覆灭!

魏将曹真、张合,司马懿等将纷纷战死沙场。

天子曹叡不堪受辱,在宫内悬于房梁之上自尽身亡。

于此,大汉十三州的并州终于收复,实现了天下一统,真正的匡扶了汉室。

随着魏国灭掉的同时,马谡、姜维的西征军也在深入西域诸郡以后在俄何、烧戈的协助下实行攻心战术,一面拉拢亲近大汉一派的各国,一面又以雷霆手段征服各国。

如此恩威并施下,西域诸国无不慑于大汉的统治之下。

丝绸之路被打通,汉帝国当即宣告重启丝绸之路。

……

大魏已灭。

汉天子刘禅自然是大赏有功之臣,其间以功勋最为显著的自是丞相诸葛亮和大将军关平,分赐诸葛亮为司隶校尉,总揽国政,赐侯爵。

以关平总署天下兵马。

其后,魏延、陈式,黄权分赐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

又赐吴懿,邓芝,费诗,傅肜分别为前后左右四将军。

接下来又大肆封赏王平,马忠,姜维,张翼等有功将士,均官升一级,赐钱无数,蜀锦数百匹。

随后,又大肆调令杨千万、马良,殷观,潘濬,马谡等人入朝为官。

一番大肆封赏,宣告大汉兴复,再度主宰华夏命运。

这一年,天子刘禅改元景耀,以今年为元年,并天下大赦。

接下来,汉帝国重启丝绸之路,对内注重民生,务谷殖民,裁减军队,全国只保留了机动精锐军团十万之众,以威慑四方。

一年以后。

景耀二年(233)。

随着大汉平定天下一年以来,大肆注重民生、农业的种种举措,更兼这一年来的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秋季实现了大丰收。

各家各户几乎都稻溢田,谷满屋。

经济、人口都在持续逐步的恢复着。

而在这一年里,关平也上表朝廷,在刘禅的批准下建立了扬州海军,以江都为海军基地,以吕岱为都督。

这是继青州海军后的第二大海军基地。

海军都督陆逊、吕岱也遵循关平的指令,开始撑船出海,沿途所过诸岛屿皆纳为殖民地。

秋九月。

大将军关平领庞德、马岱以及魏磊等诸将携万余精骑出塞,自冬季十二月还。

短短数月时间横扫草原,于王庭弹汗山大破鲜卑联军,经此一战,鲜卑部实力大损,轲比能不由再度感受到了关平竟然是比昔日的曹彰更为可怕之人。

王庭损失人口、丁口数十万计,他率众北迁漠北苦寒之地,以避其锐。

景耀三年春三月。

关平率众再度出塞一月,破胡骑万余人而归,至此,关平之名威震塞胡,令塞外游牧部落闻之无不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夏四月。

关平征南蛮万余人,并象兵,藤甲兵远征东南亚诸地,连克数国,终因地势、气候太过复杂,令军士水土不服而终止,退回国内。

夏五月。

关平再度奔赴建业,亲领扬州海军出海寇虐东南亚诸岛屿,沿途各岛皆收入囊中,建立海军据点,并逐渐商船定期举行贸易。

或许,关平并不知道他这一举动,竟然在数十年后,大汉便成功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组织了庞大的海船出海贸易,令收益大涨。

这都是后话。

而就在此次出海中,海军意外打探到当年吴国覆灭因无奈出逃海外的孙氏集团竟然逃到了夷洲岛上。

由于吴军拥有强悍的战力以及先进的船只,武器装备,孙权迅速平定了夷洲,并于岛上建国称帝,国号“吴”。

探查到此等情况,关平未免大汉隐患出现,便一面飞书调集青州会师率部合围攻击,一面指挥海军封锁夷洲岛屿。

由于数年间的殖民,目前东南诸多岛屿都建立了大汉的海军据点,这也使得联络方便了许多。

数日以后。

陆逊亲统海军两万前来汇合。

最终,吴国因寡不敌众而被攻上夷洲,吴国宣告覆灭,吴帝孙权也被押解回长安。

随着夷洲被攻破,关平分析一番地势,果断的请命建立南海海军,以南海为海军基地,夷洲为联络站,方便日后谋取南洋诸岛屿。

一番番操作下,不由让华夏的海洋文明竟逐步提前开始步步走上巅峰。

……

夏七月,扬州海军回返江都,关平受天子刘禅征召回京。

一时间,关平率部乘船沿长江水路逆江行进。

沿途经过建业、江陵,公安等大城,关平一时感触颇深,也不由深深触动了心底间的悲伤情绪。

他不由回想着当年刚穿越过来之初,便助其父驱逐了吴军的侵袭,守住了荆州,由此扶着蜀汉一步步的有了兴复汉室,一统天下的机会。

可时过境迁,早已物是人非,多少志士同仁,英雄豪杰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离去,就如这汹涌澎湃的滚滚长江水般,一去不复返。

他至今不由感受到了一丝孤独、内心的凄凉,不自觉间歌唱着: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关平不自觉间吐露心生,唱出了《临江仙》的内容,以寄寓了自己内心的悲凉之情,英雄豪杰皆尽去的无边情绪。

……

有幕僚却不由劝说着:“大将军身经百战,屡立战功,其威名早已是雄震天下,令天子敬畏无比,此次召之回宫,则定然会被削去兵权。”

“所谓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现大将军威风赫赫,难免不受猜忌和天子忌惮,与其坐视遇害不如召天下之师起兵勤王,一举攻克两京,自立之岂不美哉?”

“以大将军于江南之地的威名,召之势必当群起追随。”

“住嘴!”

只不过,关平陡然一闻听,脸色顺变,随即勃然大怒的怒斥着。

“若尔日后再敢行此大逆不道之言,休怪本将刀剑无情!”

斥声喝退此幕僚,关平随后便将之驱逐出府,贬为庶人。

劝他自立?

这怎么可能,他父亲为了大汉,与刘备的兄弟情谊堪比桃园,誓死效力于大汉。

他岂能行此之事,为先父,为关家蒙上反贼的烙印?

此次回京,不知是福是祸,但无论如何,关平都不会心生自立之心。

他已有二子一女,还有兄弟姐妹,他现在已经辅助天子兴复汉室,接下来他所需要的便是护佑关氏一族。

一连数日,关平漂泊于长江之上朝着京都长安奔赴,伴随着他的则是滚滚长江支流上的奔腾不息江水声……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