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令吴人闻风丧胆

荆襄距离成都有千里之遥且途中地势险峻,交通极其不便,纵然是双方互通消息,一去一回至少也是一两月的功夫。

关平担忧诸葛瑾入川劝说诸葛亮重修联盟成功而导致自己伐吴一事功亏一篑,实际上两个月的时间局势估计早就大变了,诸葛瑾能不能带着联盟的消息返回都是一个问题。

夏口水域。

江面上,此刻荆州水师乘着一艘艘经过改进的车船徐徐列阵着,将领赵忠领先登舰布置在最前沿,前方并未设丝毫的防御措施。

无他,吴人虽利用沉舟的策略抵挡了荆州军进军,但也完全放弃了主动出击而转入了被动防御。

一艘艘庞大无比的车船上方,此刻却展露出一片空地,上方竟是停留着一架架令人无比升畏的攻城利器“霹雳车”。

半响后,因功受封于安远将军的赵忠不由撑船前来拱手启禀道:“启禀关将军。霹雳车已经装填完毕,可随时对夏口城实施打击。”

“好!”闻言,关平顿时精神提了数分,随即高喝着:“传令,先发动一轮试射,看看夏口是否在霹雳车的射程范围。”

“喏。”

赵忠接令连忙退却,随即开始指挥着军士装填石弹朝着夏口抛去。

转眼间,一架架霹雳车开始运转起来,那一颗颗石弹飞行于江面上空犹如抛物线一般径直往夏口城墙方向滑落。

夏口城墙上。

“唉。吴王新败于荆州军,导致实力大损,元气大伤,但现在那敌将关平却丝毫不给我军喘息的机会,倾尽全力来攻,也不知晓陆都督的沉舟策略是否能阻止荆州军的推进。”

“但愿吧……我现在是一点都不想与荆州军对战了,那关平用兵太恐怖了……”

城头上下负责巡防城防的吴军士卒无不遥望着远方列阵而立、气势汹汹的荆州军窃窃私语议论着,脸色间亦是面露着丝丝忧心以及恐惧之色。

“是……”

“砰!”

只不过,就在诸人还在议论的一瞬间,城头上方忽是爆鸣声轰侧响,一块块大石犹如从天而降的飞碟般纷纷砸落,一位位躲闪不及的吴人士卒无不被当场砸得血肉模糊,只得发出了最后的嘶吼声。

变故瞬息降临!

原本还在谈论间的吴军顿时便被突如其来的一击给打了措手不及。

“敌袭,敌袭……”

一时之间,一部分侥幸逃得一命的吴人士卒遂开始纷纷寻掩体躲避,然后疯狂高吼着。

下一秒,整座城都沸腾了起来?

“敌袭?怎么回事,难道那片沉舟的水域没有挡住荆州军的推进?”

这一刻,正驻防于夏口水营方面的陆逊听闻声势浩大的敌袭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心忧忧的沉吟着。

虽然不知是发生了何总情况,但孙权已经全权放权给陆逊总督此次夏口防御战的战事,他自是不敢怠慢? 连忙着手开始调兵遣将增援城头? 以观其变。

而此刻江面上,一艘艘车船甲板上的荆州士卒纷纷旬眼透过江雾隐约望着一架架霹雳车抛出的巨石无一例外的落在夏口城时? 紧绷的心无一而不松动了。

遥想着刚抵之初? 遥视着那一整片水域都不满舟船阻隔水路时的,全军上下进皆束手无策不知如何突破这道防线。

但他们却未料到? 原来自家将军竟然早有准备。

望着阵阵巨石现正如炮弹般无限轰击夏口城头,城上守军好似如无头苍蝇般在四处毫无章法般乱窜? 哪还有军容齐整的模样? 早就被吓破了胆。

此刻,一位位负责装填石块的荆州军卒也越发卖力的装填发射。

阵阵响声犹如雷鸣一般,声震云霄,长江两岸的飞鹤都不由听其震动被风声鹤唳般惊走。

一场场壮烈的场面约莫持续大半刻钟便宣告结束。

轰击过后。

只见原本坚如磐石的夏口城墙现已是满目疮痍? 一片狼藉? 更是不堪入目!

城头之上,更是充斥着各种血腥味、血肉模糊的尸首,以及阵阵悲悯的情绪。

主船上。

主将关平远远眺望着夏口的景象,虽然由于有江雾阻隔视线的因素导致不是看的那么清,但如此大的声势? 他不由笑道:“哈哈哈。”

“诸将听令,接下来每隔一日便对夏口城进行轰击? 本将要让敌寇明白,纵然他提前设防阻拦我军推进? 但本将亦有破解之法!”

话音刚落,他遂又厉声喝道:“甚至本将要让孙权知晓? 必定是犯我大汉者? 虽远必诛的下场。”

一记记话语犹如强心剂般烙印在诸将心头。

一时? 诸将齐声道:“关将军威武!”

吼声如潮,传彻江水之上。

紧随着,各船舷间的三军将士无不深受近日一战的壮举所鼓舞,亦是纷纷不由自主地高喝着:“君侯威武,大汉万胜!”

“必胜,必胜。”

一阵阵高昂的吼声力压一切,竟是盖过了流淌的江水所发出的丝丝水声。

接下来的数日间,荆州军并不对沉舟区域发动强行破围,推进夏口城下,只是每隔一日便聚集外围利用霹雳车的射程优势,对夏口发动轰击。

可吴人却发现,他们的投石机却并无如此之远的射程,压根无法威胁到荆州军。

一连数日的轰击,吴人原本仅存的些许斗志早已是**然无存,现全军上下已是在霹雳车之威下战战兢兢、瑟瑟发抖着。

这日,水师主将傅肜不由提议着:“关将军。夏口城已经被我军轰击多日,想必城内守军早已被震得兵无战心,若此时发动强攻突破沉舟区域推进夏口城下,必可一战而下!”

话音落罢,关平笑了笑,却并未言语。

待过良久才道:“此事不急,夏口乃坚城,城郭异常高大,纵然吴人士气低落,但依然还有数万之众,若强攻的话,势必会造成重大伤亡。”

“再等等,孙权是耗不下去的。”

瞧着关平一脸的自信神情,傅肜也知晓他并不打无把握之仗,既然他都说等,那他也立即领命退却!

“关将军,肜还是有一事不解,为何同是霹雳车,吴人的射程就无法攻击我军?”

临撤之前,傅肜忽是脑海里陡然蹦出一道疑惑,不由询问着。

闻言,关平蹙眉道:“此事说来复杂,待日后时间充裕时,我在为傅将军详细解释如何?”

“喏。”

待其离去,关平才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面容。

实际上,关乎霹雳车的射程一事,关平还真得没有办法解释这么多。

因为他大肆征集工匠对霹雳车做出了改进,利用后世的“弹簧原理”再发射器的底座安装了类似弹簧装置的操作,令石块抛出时会受弹簧的挤压,而让弹射距离愈远。

这正是关平的底盘所在。

故此,他虽然起初便发现舟船沉入江底阻隔了己方兵临城下的目标后却也丝毫不慌,因为他已经心下有部署。

那便是利用霹雳车的射程优势轰击夏口城,打击吴人士气。

但“弹簧原理”对于这时代来说,确实还极为陌生,诸人也不便理解。

至于强攻,关平也丝毫不急,他现在只需拖住江东主力兼打击士气即可!

旬日后,吴人自会率先阵脚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