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李基的逃生旅程

郡府

“报,禀告少将军,巡逻军士在北街发现押送李基回监牢的侍卫被打昏在地,并且不远处还有一具尸首。”

“李基,已不知去向!”

闻言,关平面色大变,陡然勃然大怒,高喝着:“什么,李基逃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顿时间,关平怒火中烧,浑身气势浑然飘出,竟让面前禀告军卒都为之一振!

“你速速传令邓艾,让他遣军搜寻城内,如今时间过去不久,他应该还未出城。”

“并且,你在遣人前往水营通禀周仓将军,让他领众搜寻汉水岸边,谨防李基渡江。”

“诺!”

随着关平盛怒,禀告的军卒立即接令退出,此刻的他,哪还敢在继续耽搁犹豫?

随着军卒离去,关平怒火才瞬息平复,露出一丝笑容,暗暗道:“李基啊李基,你这逃命功夫一定要高明啊!”

“这要是都被搜寻抓住,那吾可就煞费苦心,设这一出了。”

襄阳城,北门

就在邓艾率众搜索城池,抓捕李基时,此时的李基正在城门处与守军据理力争。

“军爷,小人说的可都是事实啊,我叔父今日身体有恙,但这夜香也不能不处理,故而才替他当差一日。”

李基本以为假装李老汉的侄子,混出城应该是没问题的,可他却发现荆州守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糊弄。

“当真?可吾记得李老汉一直以来是孤身一人,并无侄子啊?”

闻言,那名守卫军卒原先在刘表麾下为卒时,也时常控卫城门,故此对于经常拉夜香的李老汉也比较相识,了解的情况比较多一些。

此时,李基心下一沉,眼神凝重,他竟然没想到自己这“天衣无缝”的谎言竟然会被看穿。

“哦,军爷,小人以前一直与母亲在新野相依为命,由于前段时日母亲逝世,在将其遗体安葬后,才南下投奔小人唯一的亲属叔父。”

不过,李基毕竟也是军伍中人,片刻之息,便找到借口圆谎。

话音落下,那名军卒却是不太相信,不由徐徐走进,似要亲自好生观察。

就在这停留片刻功夫,装满夜香的车上恶臭气味也逐渐散发四周,不由令周遭守卫军卒皆捂住口鼻。

片刻,另一位军卒不由捂住口鼻,上前说着:“老张啊,你就别疑神疑鬼了,不过只是一小厮而已,放他出城,有何大碍?”

至于此刻,李基也已经暗暗做好准备,如若实在是混不出城,他便打算鱼死网破,强行杀出去。

“就算粉身碎骨,吾亦在所不辞!”

这一刻,李基在心底暗自沉吟着。

本来,被俘虏以后,李基便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可他却未想到自己阴差阳错之下,竟然偷听到关平针对曹仁的绝密计划。

此刻,李基觉得,只有将这则消息带回樊城,才能避免己方大败,故此他才会假借酒醉让关平放松警惕,然后半道脱逃。

甚至,他为了保证消息能够尽量拖延,更是直接杀害小人物李老汉。

此时,李基已经做好大杀一场的准备,双拳不由暗自紧握起来。

不过,此刻那名奔来的军卒听闻从旁的同袍劝说后,不由停下脚步思索片刻,挥手道:“开城吧!”

“小子,回去转告李老汉,让他注意身体。”

“军爷,小人一定按照你的吩咐转告叔父。”

闻言,李基紧促的面色才不由舒展开来,拳头亦放松,随后恭敬的说着。

“咯吱,咯吱!”

随着城门打开,李基便继续拉着夜香车缓缓出城而去,逐渐消失在黑夜里。

约莫良久,一阵阵疾驰声渐渐响起,片刻后,邓艾的面容当先纵马奔至,面向从旁守备军卒,不由挥刀道:“今今…夜…可有生人出城?”

闻言,先前那位军卒立即上前,拱手道:“邓将军,并未有生人出城。”

“不过在半刻钟前,有一位小厮自称李老汉的侄子,拉着夜香车出城了。”

想了想,这员军卒继续汇报着。

“小厮?此人年纪可是二旬出头?”

“将军,正是!”

闻言,邓艾面色陡然大变,大急道:“坏了,此人是奸细,速开城门,随吾追击。”

话音落下,邓艾竟然急得连结巴都没有了,见状,诸众哪还敢怠慢,立即开了城门。

城门打开,邓艾纵马率众,便杀出远去。

汉水,江面上

此时,荆州军战船一直摇曳在水面上,点起火把,沿着岸边来回徘徊着。

周仓在接到指令以后,顾不得休息,便立即披甲,率众巡逻江面,誓要抓住逃脱的“奸细”。

至于此刻的李基,则隐藏在黑暗的岸边芦苇中,暗暗观察着江面上来往的荆州船队,不由嘀咕道:“这密度,看来抢巡逻船渡江是行不通了。”

“诺大的水面,该怎么渡过去呢?”

此时,李基又再次陷入了难题,应该怎么样渡江。

按照现在荆州军的巡逻密度,就算有船也不能使用,动静太大,更别谈他还没船呢。

思索片刻,李基不由想到什么,下一秒,迅速沿岸向下游徐徐行去,直到奔到一处稍微比较浅的浅滩时,才停滞下来。

望着汹涌澎湃的汉水,李基脑海里浮现出各种画面,不过最终想到自身所背负的巨大情报后,却长吐口气,瞬息狠下心来,开始脱光身间衣物。

然后,李基直接跳入水中,开始游行着。

此刻,李基竟然狠下心来,打算游过汉水。

虽说樊城与襄阳隔汉水相望,但汉水两岸至少也有数十里的宽度,如若能游过汉水,真的算是奇迹了,这也能预示着李基当真是命不该绝!

须知,数十里的宽阔面,单单是气力耗尽,能不能游过去,都是一个大问题。

只是,如今的李基自以为自己偷听到了关乎江汉战局的重大情报,故而全然将生死置之度外。

游过汉水,也是李基死马当活马医的举措罢了!

………

城中,郡府

“什么,这么多人出动,竟然连一个人都找不到,都是干什么吃的?”

“一群废物!”

随着邓艾一无所获回报时,关平自然又是怒气冲天,怒骂着。

虽说此次是做戏,可关平知晓,演戏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那首先自然是自己要先入戏,如若自己都不相信,别人又怎么能不起疑心呢?

故此,无论是关平还是邓艾全力以赴,怒气难消,以假乱真的把戏都是在为了把戏做逼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