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攻城

回营途中

从旁的邓艾思索良久,实在是忍不住,不由拱手问着:“少将军,林内伏兵是周仓将军么?”

闻言,关平扭过头,瞟了一眼,笑道:“傻小子,哪有啥伏兵啊!”

“那不过是十余名军士动静罢了!”

话音未落,百余众皆惊,只有十余人,那岂不是说,他们才逃过了一劫?

本来,诸众以为,关平先前在城下信誓旦旦的挑衅,是胸有成竹,原因就在于早就安排了伏兵。

只是,现在事实却是……真的出乎意料!

这一刻,邓艾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少将军胆色真的过人,有乃父风范!

要知道,如若城中曹军真的杀出,那他们百余众可丝毫没有抵抗的余地。

只不过,关平此次却霸气侧漏,以自身的镇定、胆识,在以疑兵之势,令吕常不敢轻举妄动!

不说其他,就这胆识气魄、谋略,邓艾觉得自己也自愧不如。

听闻关平的话语,另一边的庞德此刻酒也彻底清醒,身体陡然一颤,心惊道:“此子有勇有谋,不仅胆色过人,还不骄不躁,恐怕日后比关羽还难相与!”

这一刻,庞德忽然觉得,关羽对于魏国的威胁远远低于关平。

虽说关羽各方面能力都不俗,可他却有一个致命缺陷,那就是自傲,为人处世极差。

反观关平却在此次城下,不仅没有直接攻城,反而以寥寥数语便动摇彼之军心,这样的人物,无疑才是最可怕的!

旋即,关平可不管庞德怎么想的,大喝一声,道:“收兵回营,集结兵马,准备攻城!”

号令传下,百余众皆怀着崇敬的目光,兴高采烈地回返营中。

………

汉水军营,主帐

“于禁将军,你初投我军,寸功未立,本将酌情考虑,特命你为此次攻城先锋,拔取襄阳。”

“只要拿下襄阳,平必定上表父帅,为你请功!”

此刻,诸将聚精会神的听着关平下令,本以为攻城的重任都会落在他们的头上,可话音落下,诸众却直接懵逼。

“这……少将军究竟在做什么,竟然用降将攻城?”

这一刻,诸将皆不理解关平用意,暗自议论埋怨着。

毕竟,于禁虽也投诚,可那只是迫不得已的,要真想让于禁真心为己方对付曹军,这根本不可能!

须知,于禁追随曹操三十余年,单凭这份情义,他也不会在攻击曹军上出力,除非攻伐东吴还差不多。

闻言,周仓毅然站出,昂然道:“少将军,仓请战,务必拿下……”

不过,关平却是挥挥手,制止了他请战,转而望向另一旁还在震撼的于禁,笑着:“于将军,你以为如何?”

“禁才疏学浅,恐怕难当大任!”

“哈哈!”关平大笑一番,缓缓道:“于文则,你早年跟随曹贼,徐州破吕布、南阳降张绣,官渡镇袁绍,威风凛凛,战功赫赫。”

“如若你这样的大将都能说才疏,那恐天下间,便再无大将了。”

闻言,于禁好似装作没听到夸赞,自顾自道:“败军之将,何敢言勇?”

“于禁,少将军看得起你,才让你领军攻襄阳,你推辞什么,难道你是诈降?”

此刻,邓艾早已心领神会,陡然站出大喝着,与关平一唱一和。

见状,关平凝神,徐徐道:“士载,稍安勿躁,吾相信于将军的人品,他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小人。”

顿了顿,目光紧盯着于禁,郑重道:“于将军,你的能力不可小觑,堪为大将之才,吾父本就是天下闻名的名将,你败在他手里,并不耻辱。”

“这天下间,能胜过吾父之人,屈指可数!”

这一刻,关平双目有神,紧紧道。

旋即,关平再次说着:“于将军,此次攻取襄阳,便由你为先锋,届时由你率你的旧部进行攻城。”

“吾相信,由你统帅旧部,他们定能发挥强悍的战力,拔取襄阳。”

话音落下,于禁身躯不自觉间陡然一震,心神一颤,随后却瞬息惊惧而起!

“好,诸位将军,回营整装待发,明日攻城!”

转眼间,诸将离去,周仓亦带着于禁离开主帐。

片刻后,邓艾重新返回主帐,关平凝思,问着:“士载,你以为于禁明日会不会好好配合?”

闻言,邓艾沉思,并未立即回答,随后道:“少…将军,于…禁…心不愿也,可他也不敢违逆!”

“怕死…成为了如今他的软肋,他绝不敢违背。”

得到邓艾首肯,关平也越发对这则计划自信起来,目光放松,喃喃道:“做了如此多的战前准备。”

“襄阳,吾势在必得!”

次日,四更造饭,微亮的汉水岸边已是浓浓烟雾,五更在军卒依次用过早饭以后,便轰然列阵,径直向襄阳城行去。

襄阳城下,北门

此刻,众军卒全部列阵完毕,关平浑身穿戴着甲胄,身胯战马,高声下令道:“弓弩手上前,持弓而立!”

号令传下,千余弓弩手不敢怠慢,立即持弓上前,瞄准着城门方向。

“邓艾,给战俘发放武器。”

“诺!”

接令以后,邓艾也不拖延,立即持刀指挥军卒开始依次发放。

良久,关平才望向从旁的于禁,说着:“于将军,领军攻城吧!”

话音落下,犹如顺风一般,一闪而逝,于禁根本不理睬。

见状,关平陡然面色一变,冷声道:“于将军,你要想清楚,我大汉不养闲人,如若寸功未立,那便说明他没有丝毫作用。”

“日后,也不可能在安稳的活着。”

“当然,于将军也可以继续坚持,可攻城这事,并不只是你能完成,就算你不愿意,可依然有人接替你呢。”

在说此话时,关平目光还在朝着其他方向飞转着,像是在引导着什么。

见状,于禁顺着关平目光望去,陡然间不由感到内心一沉。

“庞德竟然身穿汉军战甲,难道?”

这一刻,于禁心里已经有所猜测,暗自沉吟着:“怪不得关平如此自信,原来庞德竟然已经投降。”

“那就是说,如今就算少了吾,他也可以让庞德领战俘攻城,达成他的目的?”

接下来,于禁面露紧绷之色,不发一言,好似正在思索着。

此刻,关平依旧面色不变,静静等待着,片刻后,正当其准备勃然大怒时。

“少将军,于禁愿领军攻城,还望成全!”